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 第兩百七十七章 幽靈網吧事件(九)
    在場的除了兩個混進來的,都是十七八歲的學生,哪里見過這等場面,臉色都是難看得要命,有幾個敏感得更是直接靠在原地嘔吐了。

    黑澤銀的臉色也沒好看到哪里去。前面也說了,白天和黑夜對他的視力沒有影響,但是剛才闖出去的那一剎那,他真的就好像是普通人那樣,什么人都看不見了。而且不是普通的看不見,電腦啊桌椅啊他看得清清楚楚,人卻沒了即使他的耳邊能聽到他們此起彼伏的聲音。

    黑澤銀猜想是在這些人闖出去的時候全息投影被關閉了,房間里其他地方的機器外放聲音才造成了這番景象,可問題是……不單單那八個人沒了人影,黑澤銀也看不見青池上二了!

    要知道青池可不是什么投影出來的東西,一個大活人直接消失,還是青池這個不省心的,黑澤銀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然后黑澤銀的視線注意到門口似乎有人的身影,當時心里是微微松了口氣,還以為是青池跑太快自己沒看見,只是抬頭的時候,卻是看見一個倒掛的紅衣女孩出現在那里,沖著黑澤銀咯吱咯吱地笑,同時身體也好像被什么東西加熱,漸漸融化滴落下來紅色的液體,等燈光再度亮起的時候,女孩不見,出現在門邊的那個耳釘男身上卻是半邊血液了,很明顯是撞門染上的。

    黑澤銀暫時沒空理這人,地上的尸體也只是一瞥過后就起追蹤青池的身影,然后就看到那小子站在一個體型和他差不多的男人旁邊,不著痕跡攔住了這個男人看向那邊的視線,并且語氣快速地和他講述那邊的情況。

    在黑澤銀視線中這個人理都沒有理會青池,但青池視線中是什么模樣黑澤銀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恐怕青池把那個替身當做了自己。

    該死的障眼法,該死的高科技。

    但是現在還沒有苗頭,黑澤銀甚至找不到那些東西的放置地點,再加上想要看看幕后之人想要搞什么鬼,他和青池也沒有受到實際上的傷害,所以壓下了自己的蠢蠢欲動,隨波逐流。

    因為出現了尸體,在場的人此時只有兩種反應。第一種反應就是走上前去探究尸體狀況,第二種反應是帶著哭腔說著到底是什么事啊之類的話語。

    黑澤銀上前去湊熱鬧觀察尸體,途中還聽到身邊的人議論紛紛。

    “這到底是什么事兒啊……”

    “有、有鬼……這地方真的有鬼!”

    “我要回家嗚嗚……”

    “xx,攔下他們,現在誰也不準走!”檢查完尸體確定紫發男死亡的高跟鞋女孩忽然出聲叫了背心男的名字。

    背心男原本在佯裝鎮定,聽了這句話一下子就有發泄的渠道了,直接嚷嚷出聲,指揮幾個還保持冷靜的一起動手把作亂的給壓下了。

    可即使如此爭吵聲還是不斷。

    涉及性命的事情出現,哪里還管的了不良集團內部的團結。

    其中以剛才距離尸體最近的小太妹叫得最大聲,她眼淚和鼻涕橫流,大叫:“x姐,為什么不讓我們回家!這地方分明是真的鬧鬼!”

    “這個世界上哪來的鬼怪!”高跟鞋女孩語氣依然柔柔的,卻是帶上了不容置疑。

    “可是你也看到了,酒井的肩膀上忽然出現了人偶,電腦里面出現紅字,屏幕裂了電腦還炸了,現在更是死了人!”

    “不,如果真的鬼怪殺人的話,不會單純的背后偷襲,我看是我們當中有人趁亂捅了xx(紫發男)一刀!”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

    “姐,你這話說得是什么意思!”

    “我們大家玩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殺人啊!”

    “哥你說說……”

    “閉嘴。”背心男一抬手,擰著眉頭看向高跟鞋女孩,咬了咬牙,“你發現了什么?”

    “這場游戲起初是你們設計的吧。”高跟鞋女孩一針見血指出了真相。

    知情人的臉色瞬間變得訕訕。

    這會兒連那個小太妹都不掙扎不動了,別說背心男了,臉上的心虛幾乎是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的。

    高跟鞋女孩看了看他,卻沒有說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道:“看你們在包廂里的表現,提出游戲的應該是xx(紫發男)吧,或許正是因為他還知道些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才被殺人滅口……比如說配合你們操縱電腦的人,那應該用了遠程操縱的原理。”

    “那個,小x,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真的……我就是像玩個游戲告訴你鬼也贊同我們兩個在一起……不知道他會死……”

    “現在不是說這句話的時候。”高跟鞋女孩擺擺手,臉色依然很冷靜,“誰帶了手機,報警吧,我們這些人留在這里保護現場,兇手若在我們之中,跑不了,若不在,我們也能幫忙。”

    “可、可xx(紫發男)說儀式舉行不能帶其他機器不然會冒犯神明的……”

    “那小子難不成真的弄來什么招鬼的方法了,還這么講究?”背心男氣極反笑。

    “等、等一下,吧臺那里不是有座機電話嗎?”

    這一句話頓時提醒到眾人,距離座機最近的人、恰好是被青池誤認成黑澤銀的那個替身果斷走過去拿起了座機播出去,快速地把這邊死人的情報傳遞出去,然后掛了電話,這時候眾人才松了一口氣。

    “好了,應該沒問題,我們接下來只需要在這里等警方過來就行……”

    “這都是什么事啊,好好玩一個游戲,怎么就招惹出這些事情了呢?”

    一群人長吁短嘆,那頭背心男卻是湊到了高跟鞋女孩的身邊:“小x啊,你既然斷定這是一起殺人案件,那對于他的作案手法有沒有什么看法?那包廂的爆炸真的很嚇人啊,不像是人能做出來的……”

    “我現在還沒有頭緒,但肯定是用了某種障眼法,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鬼怪的。”高跟鞋女孩說的認真,她推開了背心男,踩著高跟鞋走到紫發男身邊轉了轉,眉頭皺起來,“一刀斃命,還是在黑暗中,看起來不像是我們能做到的……”

    “不會真的有其他人在這里吧?”替身出聲,“等警察還要點時間,要不然我們分頭去找一下,說不定會有什么新的收獲呢?”

    “我覺得我們聚在一起比較安全……”

    “嘿,那我們抽出五個人留在大廳,剩下四個人去搜尋怎么樣?”背心男來勁兒了,“要是因為我們坐以待斃讓兇手給跑了就太對不起xx了吧?”

    這個安排……即使兇手在他們里面也不能輕舉妄動,而兇手如果不在他們之中而躲藏在網吧里,很有可能被找出來。

    女孩想了想,還是答應了,跟自己的未婚夫開始討論起分配的問題。

    這些男生雖然大部分穩定了情緒,但是很明顯心里都憋著一股氣,要是真的不讓他們找事情做做的話,他們本身就是一件麻煩。

    發生了這種事情,沒有人想要坐以待斃。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