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末世之微光 > 219、第 219 章
    艙內的一干人和艙外掛著的兩個, 全部詭異地看著掛在吞噬者小腿上的兩個人。不可能是認錯, 吞噬者進化到現在, 很多都只徒然還留有一個類似人類軀殼的形狀, 無論是皮膚還是肢體的強壯度,都不是人類可以比擬。他們也從來沒有想到過,還有人會主動撲向吞噬者,一副喜不自勝的模樣。

    但顯然, 到了這種時刻, 無論是人還是其他都不再能拿常理來忖度。兩個女人連接了探路者和地面不可逾越的溝壑,更多的人撲上來, 想要抓住這架可能把他們帶離煉獄的‘方舟’。

    不管抱住的是什么, 不會有什么狀況會比留在跟前的修羅場里更差的了。

    可以預見探路者的下方即將生成一條尾巴, 并會快速地加粗加長,直到陳昊和顏槿無法承受,跟他們一起留在這片土地上。

    林汐語的神色已經一如平常, 只有雙眸深不見底。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鎖定顏槿的主畫面, 選擇切換, 放上附近實時攝影的俯瞰圖像。昏暗一掃而空, 加強曝光的俯瞰圖無比清晰, 顯露出正在進行中的血腥場景, 以及探路者所處位置的所有地形。

    “跟他們說,準備上來。”林汐語頭也不回,丟出一句沒頭沒尾的命令。

    探路者重新降低高度,鎖定新的行進目的地。

    沒有人說話, 甚至沒有人詢問林汐語的詳細計劃。這架探路者上她是主導,并且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感受,默認可以配合一切危險行為,不管幾率有多大。

    探路者視窗出現一處小小的高地,是另一片液態玻璃管臨時建筑。隨著探路者的靠近,影像逐漸清晰,那里剛剛淪陷,人類和吞噬者抱在一起互相啃咬,說不清誰看上去更猙獰一些。

    于柯靠到艙門邊,再次往下看了看。那兩個女人之下,又掛了不少人上去。林汐語為了保證陳昊和顏槿不至于被拖下去,現在的高度已經降得非常低。那串尾巴大半截基本都是一路在地面上拖行,磕磕絆絆,肯定很遭罪,但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沒人愿意放棄。

    顏槿瞪向前方,前方的安置管區和他們先前的陣地沒有不同,到處充斥著人類、吞噬者、破損的巡邏機、血液、尸體和建筑碎片。她還是沒搞懂林汐語要做什么,上面傳來的消息是讓她和陳昊“準備一下”,沒有更明確的解釋,好像連負責傳話的于柯也糊里糊涂。

    但顏槿知道她可以相信林汐語。

    掛在她身上的那只吞噬者依然還掛著,無法擺脫。看得出它以前是名男性,而且年齡不大。如果它還活著,肯定特別專一。它右側的顴骨已經塌下去,外骨骼的合金拳頭揍的,但它毫無所感,并堅持不懈地再一次張開嘴,就是鐵了心認定顏槿更好吃,對下面的一串人毫無興趣,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要不是它的嘴還沒進化到血盆大口,外骨骼又太滑溜,顏槿覺得自己估計有一半都進它肚子里了。

    留來通行的街道已經到了盡頭,兩道大敞的門后就是安置管區。探路者還是沒有停下的意思,帶著股同歸于盡的架勢,從門之間沖了進去。

    林汐語表情毫無波動,再一次對行進角度進行微修正,保存設置,由系統執行。

    金屬怪獸的頭部抬高,后肢壓低,形成一個與安置管邊緣堆積的尸體堆平行的角度,朝著安置管頂部爬升。

    顏槿和陳昊突然之間就發現他們不再是懸掛在半空的被動姿勢,可以雙腳著地了。

    林汐語計算的角度很精準,探路者的前半截腹部剛剛越過安置管頂與尸堆的夾角,留給顏槿和陳昊一個容身的高度,后半截腹部就陡然降低,緊貼著那個小小的直角刮過。

    金屬怪獸的腹部和足肢沉默又固執地摩擦直角,像是一只亟欲脫皮的巨大荒原昆蟲。掛在吞噬者下方長長的人串很大一部分都被留在了直角的那一面,就算想再攀附也只能另找地方,與前方的連接徹底斷絕。

    到了這個時候,顏槿和陳昊不可能不明白林汐語的計劃了。

    吞噬者、那兩個女人,還有另外兩人,都因為顏槿和陳昊的安全空間留了下來。顏槿松開抓住陳昊的手,帶著吞噬者跳到安置管頂。她已經精疲力盡,也沒有合適的武器對吞噬者進行致命攻擊,干脆推著吞噬者前撲出去,在地面翻滾半圈,讓吞噬者壓在上方,還有知覺的那只手卡在吞噬者的頸前。

    吞噬者還作勢欲咬,艙門邊一枚激光彈準確地射入吞噬者的后腦。

    顏槿一把推開吞噬者的尸體,翻身而來,連同緊跟在她身后的陳昊一起,在滕澤元的掩護下,躥進艙門里。

    后面緊抓吞噬者跟來的四個人動作遠沒有這么干脆,連爬都沒來得及爬起,就被在安置管頂游蕩的吞噬者撲倒。

    還有更多的吞噬者看中了藏在探路者內部的食物,在往這邊沖,卻沒料及它的移動速度,撲了個空。

    艙門快速合攏,最終關閉,把一切的血色、危機、聲音都隔絕在外。

    林汐語這時候才抬頭看了顏槿一眼。顏槿三個正在卸掉外骨骼,那上面全是血,人和吞噬者的都有,看他們全堆在門邊的樣子,估計是想等會再開一次艙門丟出去。

    畢竟沒了能源塊,外骨骼也就是一堆廢物。

    “留著吧,找個單獨的地方放,別挨著人。”林汐語淡淡丟下一句,重新把目光轉回屏幕上。

    顏槿和陳昊是救回來了,但危機還沒有徹底解決。

    主畫面已經切換成探路者尾部的實時圖像。探路者為了等顏槿和陳昊,速度一度降下來,那些被卡在直角那頭的人立即抓住機會,抱上了離探路者更近的足肢,并且還為數不少。

    這個數量遠超過探路者的最大載重,不可能升空。并且林汐語可以確定,如果繼續沿著地面拖行,那條尾巴會分成很多條,并且越來越長,包括沿途還沒死亡的人類以及無數的吞噬者。

    安置管目測還有挺長的一段,林汐語把駕駛模式切換成自動滑行,思索解決問題的方式。

    就算顏槿已經上來了,可供選擇的選項依舊很少。林汐語首先想到的是收縮足肢,旋即否決,那么多的手臂卡在足肢的關節上,機械的意外保護協議讓它們就只能停留在那,無法繼續。

    林汐語攏了攏眉心,考慮是不是該再來一次剛才的把戲。但她不太認為可行,畢竟用探路者外殼與異物直接摩擦,速度不能太快,意外情況也太多。

    “啟用防御盾。”一直靠坐在椅子上的溫沫突然說,“沒有足肢也能迫降,找個柔軟的地方,草地之類的,我試過。”

    滕澤元詫異地看向他。

    “你們帶的能源塊很少,不然不會一直沒有啟動武器系統。以后那東西會更難拿到,沒必要考慮保全探路者。”

    林汐語也斜睨了溫沫一眼。她對這個男人沒有好感,但她得承認,溫沫的建議冷酷并有效率。

    她從來不是一個舍不得取舍的人,于是鍵入指令,讓系統執行。

    主畫面中,探路者的外殼層如同皸裂般,溢出一層如水的波紋。波紋由點及片,相互融合,快速蔓延,所到之處毫不留情地切除所有探路者外殼之外的凸起——包括沒能回歸原位的諸多行進足肢。

    抱著足肢的人們先是茫然,隨即驚恐,隨著足肢的斷裂,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掉落回安置管上,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只自斷肢體的怪獸馳騁而去,絕不停頓。

    雷佳怡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終于還是維持了沉默。陳昊握住她的衣袖,用身體擋住屏幕。于柯頭扭朝窗戶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林汐語和溫沫從頭至尾眼睛都沒有眨過,確保防御盾清除了一切‘障礙物’。

    防御盾隔絕了后半段所有覬覦的攀附和彈藥,它開始拉升高度,即將離開這座城市。

    安置管區的盡頭,是一個還沒有淪陷的陣地,只剩下最后兩名士兵,背靠著背相依為命。其中一個看到了探路者,竟然抽空揮了揮手,不清楚他究竟是求援,還是對得以逃生的人給予最后的祝福。

    探路者的高度拉升得越來越高,滕澤元的目光還鎖定在那兩個人的身上。他們很快變成兩團模糊不清的影子,其中之一似乎被撲倒了,另一個跟了過去,滕澤元皺了皺眉頭,把頭回正,拒絕看清他們最后的結局。

    “我以為你會想辦法,再帶幾個人走,畢竟還能坐四五個。”滕澤元的聲音壓得很低,對溫沫說,“你還好嗎?”

    “還行。”溫沫像是一句話都不想再多說,“沒法選擇的,我們沒有選擇權。”

    滕澤元理解地點點頭,嘀咕了一句:“是你說我們是后備軍。”

    “不會再有后備軍了。”溫沫閉上眼睛,“我們只是違抗軍令的逃兵。”

    探路者已經完全進入空中,稀稀疏疏的巡邏機不再是它選擇路線的障礙。顏槿卸掉外骨骼后,選了靠中的座位坐下,沒有去到林汐語身邊。她很確定林汐語在生氣,并且在強自壓抑中。她還沒有想好該怎么安撫對方并反省自己的錯處,于是決定再逃避一會。

    舷窗外的世界,昏暗中還能看到點點滴滴的光亮,有紅有白。白色的是還在茍延殘喘的探照燈,紅色的則是火光,并在緩慢蔓延。

    有一個區域,顏槿不太確定是什么方向,一條長長的火龍蜿蜒盤旋,熊熊燃燒,在黑暗中如此耀眼和瑰麗。聯邦的城市里建筑密集,對火災隱患極其注意,按理說不太可能燃起那么大的火。然后顏槿后知后覺的想到,那可能是一條爆炸的城內列車。

    而隨著探路者飛往城外,那條燃燒中的列車也被拋在后方。

    下方的一切景象終于徹底歸于黑暗,沒有探照燈,沒有火,沒有溫暖,沒有生命,深邃而令人恐懼,是個一望無際吞沒了許多生命的無盡深淵。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星星點燈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點燈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鳳凰花又開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