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女主是團寵[快穿] > 205、小作家2
    節目外, 茜茜和其他六名嘉賓感情深厚。

    節目拍攝期間,經紀人要是沒時間接送她, 她就在他們家蹭吃蹭住。

    茜茜長的甜又會說話, 六名嘉賓家里的老人和媳婦孩子稀罕茜茜稀罕的不得了, 茜茜一來,一家子圍著她轉, 他們六個人靠邊。

    節目內, 茜茜和其他六個嘉賓相愛相殺。

    茜茜屢次以一己之力把他們六個耍的團團轉, 偶爾他們六個團結起來能在體力比賽上碾壓一下茜茜,但也只是偶爾, 往往還沒開始團結, 茜茜已經自創了游戲規則,把約定好的六人聯盟攪成單打獨奏。

    節目一大半的游戲都是茜茜自創的,多種多樣的更有趣更有創意的文字游戲和體力游戲風靡了各大院校。

    有一顆演員夢想的茜茜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各檔綜藝節目想要爭搶的綜藝大佬。

    茜茜仍揣著一顆參加綜藝掙大錢然后砸錢演女主的心。

    姚茜茜晃晃手上的通關卡, 誘惑素有老戲骨之稱的老演員, “叔,想不想要?”

    老演員:“說吧,除了陪你對戲,你想要啥我買啥給你, 放心, 你嬸子把你當閨女, 十分樂意我花錢給你買東西。”

    姚茜茜:“嬸子都把我當閨女了,你這個當爸爸的還不愿意陪我對戲嗎?”

    老演員:“不愿意。”

    姚茜茜威脅:“我告訴嬸子你藏私房錢。”

    老演員:“你嬸子知道,這是夫妻樂趣。”

    姚茜茜再次晃一晃手上的通關卡, “叔要是拿不到通關卡,懲罰跟黃金蟒親親。”

    老演員抱著胳膊看一眼黃金蟒,“茜茜,你沒看過我早年的電影,當年我跑龍套時,別說這只漂亮的黃金蟒,就是沒有拔牙的眼鏡蛇,我也搭過戲。”

    姚茜茜控訴:“你跟蛇搭戲也不跟你閨女搭戲。”

    老演員:“茜茜呀,我血壓高,跟你搭戲,著急上火有生命危險。茜茜,演戲需要看天賦,咱沒這個天賦,不吃這碗飯。”

    姚茜茜:“我覺的我有天賦,演哭戲,我一秒掉淚,不用洋蔥。”

    老演員建議:“茜茜長的好,可以演偶像劇。”

    姚茜茜:“我想演有深度的有意義的文藝片。”

    老演員愁。

    茜茜整個人都透著股歡快勁兒,即使哭,也會讓人在心疼的時候想笑,這是骨子里冒出來的東西。

    茜茜越是在綜藝節目里無往不利,越是演不來電影。

    追根究底,觀眾一看見茜茜,就會跳戲。

    每個好導演都跟茜茜關系不錯,每個好導演都知道茜茜有個演員夢,每個好導演都避開茜茜偷偷選角。

    經紀人把手上的宣傳冊卷成柱狀,敲了一下茜茜的頭,“適可而止,別為難人。”

    姚茜茜側頭,認真臉,“這不是別人,這是我爸爸。”

    老演員大笑,“對,對,茜茜是我小閨女。”

    姚茜茜又轉回頭,“剛才是,現在不是了,你都不陪我對戲。”

    老演員笑個不停。

    姚茜茜鼓著臉,不情不愿地把通關卡給老演員。

    老演員不急著離開,坐到茜茜經紀人旁邊,喝著茶看戲。

    指望著蔣叔幫忙拿回所有通關卡的其他四個人傻眼了。

    說好的一起對抗小魔獸的超級聯盟就這么輕易地解散了?

    “蔣叔,你不道義!”

    “嗯哼。”

    “咱們有君子之約。”

    “忘了。”

    姚茜茜笑嘻嘻地看著他們內訌,這種緊急聯盟又原地解散的人性慘劇,百看不厭。

    平日里深受茜茜真傳、把茜茜當成奮斗目標的應小帥從后面竄出來,諂媚地給茜茜捶背端茶。

    “老大,您看,咱們平日里沆瀣一氣,到了最后一期,您是不是要愛憐一下小弟,好讓小弟到下一季繼續為您出生入死。”

    姚茜茜鍥而不舍的中二宣言再現江湖,“我魔獸暗域正處風雨飄搖之季,萬不可再有那對暗域不利的人。你雖為暗域做出了諸多貢獻,可惜你心向光明,與我黑暗的魔獸暗域格格不入。下一季,我會重新培養一個小弟,你棄惡從善吧。”

    應小帥一秒入戲:“魔王,我對你的忠誠從沒改變,我的心已經被深淵黑水染黑,無法再入光明城,只有您能收留我了。”

    姚茜茜:“身為墮天使,你的心注定了要被黑水染黑,但你的翅膀、你的神格是不會被黑水污染的,你可以前往精靈花園,那里有洗滌你心靈的神水。此魔卷是通往精靈花園的唯一鑰匙,今交于你保管。”

    應小帥接過通關卡,感激涕零,“我以我的神格發誓,我命在,魔卷在;魔卷損,我命損。”

    姚茜茜把手指上的奶油抹在他的額頭:“魔神庇佑你。”

    應小帥把通關卡交給導演,盤腿坐到茜茜身后,嬉皮笑臉地看其他三個人討好茜茜。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還是他聰明,在第一期被茜茜耍的哭笑不得后,他迅速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成為了茜茜的左腿子。

    王微雪瞪一眼應小帥,“小人!”

    應小帥得意地搖搖食指,“no,no,no,我是墮天使,不是弱小的人類。”

    王微雪看向茜茜,“偉大的魔王,他沒有神骨,背叛了神庭,也會背叛魔域。”

    姚茜茜:“無礙,他非我魔域之人,無所謂背叛。你若告知我神庭的鉆石之心在何處,我歸還你的神杖。”

    王微雪:“我寧死不屈。”

    應小帥:“你若不招,我魔域的魔蛇會讓你嘗到不寒而栗的恐懼。”

    王微雪看見爬到茜茜腳邊的黃金蟒不出意外地變了臉色。

    她和茜茜不同,茜茜是啥都怕,她只害怕這種蠕動的動物。

    茜茜被嚇習慣了,培養出了強大的適應力,之前還怕的渾身抖,現在已經能跟黃金蟒玩了。

    她習慣不了,看見這種蠕動的動物,有強烈的生理不適,克服不了。

    別說親了,碰一下,她就頭暈。

    王微雪打啞謎,跟茜茜商量:“一塊。”

    姚茜茜嘴角不由自主地翹起來,用眼睛余光看一眼經紀人,坐地起價:“五塊。”

    王微雪:“管的嚴,我每個月也只有五塊,對半分,你兩塊半,我兩塊半。”

    “成交。”姚茜茜眉眼彎彎地把通關卡遞過去。

    荊染聽兩人對話,小聲問魏東霽,“兩人在說甜食?”

    魏東霽:“不然呢。王微雪的經紀人來田叔這里告密了很多次。茜茜還以為她能瞞得了田叔。”

    姚茜茜笑瞇瞇地看著剩下的兩哥們,“你們呢?”

    兩哥們對視一眼,一哥們坐到茜茜對面,打感情牌,“茜茜,你還記不記的第五期咱們一塊挨淋雨的懲罰,認真說起來,你和我是戰友,戰友情最深厚。”

    姚茜茜:“本來可以贏,你扯了后腿。”

    哥們積極認錯:“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茜茜聰明,直到昨晚看了節目才明白游戲規則,一整晚,我老媽和和媳婦都在嫌棄我。我媳婦說你被我拖累的太憋屈了,給你裝了一大罐肉醬讓我帶過來,肉醬在我車里,等我把通關卡給了導演,馬上給你拿肉醬。”

    姚茜茜果決地把通關卡給他。

    只剩最后一個嘉賓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看他怎么出招。

    “茜茜。”

    “昂?”

    “把通關卡給我。”

    “不給。”

    江火炎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給茜茜電影的投資。”

    姚茜茜鄭重其事地接過來,“多少?”

    “六百六十六塊六毛六。錢有點少,但禮輕情意重,這是我對你演技的肯定。”江火炎捂著良心說話,“在我看來,茜茜在演技上是有靈氣的,只是還沒有找到慧眼識珠的導演。”

    姚茜茜笑開了花,樂顛顛地把通關卡給江火炎。

    導演拿到最后一張通關卡,節目結束。

    應小帥一胳膊挎在茜茜的肩膀上,被王微雪甩開。

    “茜茜是女孩子,只有我能親親抱抱。” 王微雪整整茜茜肩膀上的褶皺,吧唧一口啃在茜茜的臉蛋上。

    江火炎在超跑上招呼茜茜,“茜茜來我家玩不?我媳婦今天做了紅燒排骨。”

    姚茜茜抱著一大罐肉醬走過來,搖頭,“我今天和師兄一塊吃火鍋。”

    江火炎:“那好,有時間了你直接來家里吃飯,小愛剛在幼兒園學會了一個兔子舞,想顯擺給你看。”

    姚茜茜:“我晚上跟小愛視頻。紅燒排骨是我跟瑤瑤姐申請的,你不要吃光,剩下的凍冰箱里,明天帶給我。”

    江火炎:“我說我媳婦一個大小姐,平日里最煩煙油氣,今兒也不是什么節日,怎么愿意在廚房了做紅燒排骨。”

    姚茜茜:“這是我犧牲色相換來的特殊待遇,我頭發都快被瑤瑤姐揉禿了。”

    江火炎哈哈大笑著開車離開。

    姚茜茜挨個打招呼,費了牛鼻子勁兒才坐到車里,手里和背包里塞滿了工作人員給她的零食。

    姚茜茜自覺,主動上交零食。

    田叔保管,只允許她一天吃一點。

    溫如弈:“嘉賓和工作人員都很喜歡茜茜。”

    田叔:“除了討喜,沒別的優點了。”

    姚茜茜:“我還聰明,聽話,長的好看。”

    田叔淡淡地瞟她一眼,“不會唱,不會跳,不會演戲。”

    姚茜茜閉嘴,雙膝合攏,手放膝蓋,如瓷娃娃般安靜乖巧。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