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攻約梁山 > 408復仇10
    曾升是曾家五虎中年紀最小,武藝卻最高,性子也最傲沖的,大怒想出馬殺了這個賣弄唇舌的小將,可是小將說完了就徑直回陣了。他不舍氣,要出馬挑戰斗將,殺官兵大將,挫官兵威風,揚他威名與曾家威風,但被身邊的一個女真阻止了。

    對面的官兵所列陣式太奇怪了。

    四五千人步兵而已,卻分裂成了數個小陣,小陣與小陣間相距三四丈之遠,如此不算,各個小陣還是缺后邊的空心陣,并不是步兵對抗騎兵最管用的密集厚實大方陣,還有,小陣排開,那架式居然是正頂騎兵甚至是包抄兵力更盛的對手......

    別說從沒打過戰場仗的曾家五虎了,就是堪稱身經百戰見多識廣的女真也從未見過這種古怪陣式,聽都沒聽說過。以這樣的薄弱零散小陣正對硬抗騎兵大軍,這不純粹是找死么?

    宋軍將領普遍懦弱怕死,不會打仗,也不敢打,但卻不是傻子,都賊精賊精的,正是太精明了才廢物不堪一戰,卻擺出這樣的找死陣式......這事太可疑。怕是官兵有什么依仗?

    難道是火藥?

    哼哼,火藥也抵擋不住騎兵大軍的沖擊。轉眼就沖進陣去了,敵我混一塊,火藥能炸誰?炸死自己和對手同歸于盡嗎.......

    一想到這個,在場的女真軍都不禁嗤笑起來。

    宋軍要是能奮勇到不惜和對手同歸于盡也要換取勝利,那宋國也不是宋國了,早成了世界之主了,哪還有契丹、黨項、吐蕃......包括女真什么事。

    最驍勇不怕死的女真軍也不會英勇偉大到以自殺犧牲方式換取勝利,何況是懦弱茍且成性自私之極的宋人宋軍。

    但,無論怎樣還是得小心為上。

    女真軍不怕死卻不是只顧英勇拼命的不知死活。

    每戰必勝是自信善戰,敢以小搏大冒險進攻,卻更是仔細觀察和及時掌握了戰場態勢,抓住了敵方弱點......

    這二十幾個女真兵遠遠看著一個個小方陣前孤單騎馬的宋將,雖然看不大清細節,卻隱隱約約感覺這些宋將顯得孤零零的卻一個個氣勢昂揚,至少是并不是應該的那樣貪生怕死畏畏縮縮廢物畏懼樣,這暗示著有什么必勝把握......

    當然,也可能是這幫禁軍從來沒打過仗,而且從心底里輕視曾頭市,沒把鄉下區區土豪的泥腿子雜混武裝放在眼里。

    這時,趙岳說話了。

    他無視自信而躍躍欲試想上陣挑戰的曾升,笑呵呵地盯著神色更陰沉了的史文恭道:“史教頭,你是當世最頂尖的武者之一,或許你還自信自己的武藝已經天下無敵。我不否認你武藝好。我只是有點兒好奇,想問問你,你以你高超的武藝讓你的異族恩主曾家以及狂妄自大天下無敵的女真野獸都服你敬重你,打仗甚至以你為帥為尊,這是種什么滋味?“

    趙岳的聲音極具穿透力,隔著三百米,對面卻不止前陣人馬聽得極清楚,連后面遠處的人馬也隱約聽得明。

    曾頭市隊伍又是一陣騷動。

    史文恭的臉色由陰沉瞬間變得暴戾鐵青,手下意識握緊了戰戟......

    趙岳含著笑意緊跟著又喊道:”我好奇更想問問你的是,你到底有多恨宋國多恨你的本族,多恨養育了你的這片土地?你懷才不遇,心中必定積藏了很多憤恨不平,哈,可喜可賀,你現在終于遇到明主了?”

    “我問你,你在為誰而戰?到底為的什么而戰?“

    后兩句話聲如霹靂,炸雷一樣響徹在曾頭市人馬的頭頂。

    史文恭,血脈噴張,氣血直往上涌,臉色陰郁而漲紫,雙目暴射出寒芒,陰冷之極的悶哼一聲,死死盯上了趙岳......

    如果目光如箭能殺人,趙岳已經滿身血窟窿死無數次了.......

    梁山悍匪軍們精神一振:爺爺(老子)是為自己的生存而戰,為兄弟們的好日子而戰,也是在為我族尊嚴而戰。

    曾頭市的兵則相反,

    原本陰狠兇狂甚至很囂張自信的氣勢整體上頓時有些低糜.....不是這些人被煥發了良知和民族榮恥觀,他們當初主動追隨了曾家,已經認了女真為主子,背叛了國家民族,盤踞凌州這么久,為虎作倀,作惡累累,并很享受這種隨意踩殺本族人的霸道兇殘威風快活日子與人上人滋味,心自然早拋棄良知民族什么的,已經沒有這個顧慮.......

    但是,背叛本族,而且幫異族專門禍害的正是本族,恥辱就是恥辱,不是想不想這些、顧忌不顧忌的問題。除非他根本沒腦子,或是已完全喪失人性本能成了人形禽獸,否則總會心虛,尤其是現在是在本國本族和朝廷打仗,而異族主子根本幫不上這邊,顧不上這邊,隔著封鎖的遼國,也不可能知道這邊的事,看不到他們這些宋人追隨者對金國的忠心表現,不知,也很可能根本不在乎他們這些宋人走狗在禍害本國本族的戰斗中死不死亡不亡的。

    女真只是個小族群。

    金國如今最多的就是征服抓捕的各族奴隸走狗,兇殘驅使利用和消耗的就是奴隸走狗,如此才能保障女真本族的生命安全與人上人好日子,同時能大力削弱異族種群勢力,怎么可能在乎根本沒見過的遠在宋國這邊的宋人走狗?

    尤其是,曾頭市的兵已經充分領教了女真人是如何兇殘暴戾的,又是如何兇狂自大的。

    這些女真心里只把自己與同族伙伴當人,其他種族的人都不算人,如牲畜一般隨意殺害(事實是,對同族的也未必當人看。別說是堅持自己和部落的利益,并不真心忠心完顏部落的女真部落,就是完顏部落本部,弱者也只是奴隸螻蟻。)

    史文恭能有如此尊貴地位,那是在宋國在曾頭市,女真需要這樣的卓絕強者。

    另外則是,女真或所有的蠻族都尊敬強者,敬畏強者。外國只認實力,不認其它。史文恭太厲害,一個人就能殺光來潛伏的五十多個女真,這些女真勇士不得不服......還有,女真不僅野狼般兇殘,還狐貍般異常狡詐,也極會哄騙蠱惑.......

    無論如何,這些曾頭市的兵跟久了總能多多少少了解到女真蠻子的唯我本質,知道自己只是卑賤走狗甚至不算人。

    玩虛偽和哄騙,野蠻愚昧的女真人還遠未達到儒教社會培養出來的無數偽君子那么高明會玩人玩社會的程度。

    文明落后,不止是物質生產與精神文明不行,欺騙手段上也往往不行。

    隋唐時,中國能把有絕對的騎兵優勢的強大突厥等忽悠分裂自相殘殺,就是很好的例子。蠻子狡詐卻就是上當。

    可惜,儒教興盛了,中國的這些文明優勢就變得只會對內瀟灑玩殘害,對外就成了一個個仁慈守信的賢者圣人......

    曾涂看到史文恭氣成這樣,又看到部下士氣變得膽怯低糜,這可不行。

    不能讓宋將輕易動搖甚至瓦解了曾頭市軍心。

    不能鬧出明明是廢物軍卻憑著宋官擅長的一張巧嘴就贏了這場仗的大笑話。

    他立即策馬沖到陣上,振槍指著趙岳怒喝:“只會賣弄唇舌的廢物小人,你有什么資格嘲弄我師傅這樣的絕頂強者?你憑著什么敢如此質問不屑我軍?本將曾家長子曾涂。你有膽子有真本事,就上來和本大爺真刀實槍斗一場。”

    按水滸記憶和郁寶四反應的現實,加上此刻的現場直觀感覺,趙岳完全可以確定這個曾涂武藝不一般,但這層次的武者,他殺之如殺雞,哪在意其囂張自大。

    他點頭笑道:“曾涂,別看你夠蠢,這次卻說對了話。打仗比的不是斗嘴。廝殺硬戰,誰贏了誰才是真英雄。”

    趙岳說話間,一直仇視死盯著曾家五虎的段景柱、石勇等四將,此刻再也壓抑不住沸騰的恨意了,爭先提馬就想殺上去為死難的弟兄報仇雪恨。但卻還是被人搶了先。

    梁山主將孟福通先沖上去了,怒喝一聲:“喂不熟的白眼狼也敢猖狂。”

    曾涂是想以斗將殺掉敢侮辱挑釁史文恭的“宋軍主將的親兵或佐將”身份的趙岳,發泄怒火,報復解恨,并提振起己方低落的軍心士氣。

    正好,孟福通也正想開局殺掉曾家長子曾涂,重挫敵軍士氣,進一步振奮本部將士的勇氣與必勝心。

    二人都怒目圓睜,心中發狠,胸中提氣,手上加力,刀槍狂舞瘋狂殺到一處,轉瞬間就殺得進入白熱化。

    曾涂的武藝果然了得,人更是兇猛毒辣,以水滸中徐寧索超這樣的英雄也未必能勝過。而他還不是曾家最厲害的。由此也可見史文恭的武藝層次。

    史文恭可不是那種鉆研了一輩子武學的七老八十武藝修養奇高卻實戰能力不行了的老者。他和盧俊義以及林沖的年紀相仿,三十多歲不到四十歲,不娶妻,不近女色,專注武藝,天天打熬力氣,如今正是一切都成熟了的當打壯年之時.......

    孟福通等梁山諸將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聽趙岳鄭重強調過曾家的勢力之強大。

    沒人有敢小瞧曾家五虎之心。

    孟的武藝已經是趙岳認可的超一流境界,卻只在打登州時和超一流的強者孫立較量過,而且那一場廝殺,他原則上沒下死手,并不能全放開了打,孫立當時急于脫身也不能全力投入,雙方都震驚對手的厲害,沒殺多久就分開了,經歷了此事,孟福通認識到天下不乏習武奇才能人,再不敢有驕狂心,但還是不知道自己的武藝到底怎樣,今日正好驗證一番。曾涂越厲害,越是對手,他越是興奮.......一口寶刀使得是神出鬼沒,盡展自己在武學上鉆研積累的成果.......

    馬蹄聲急。刀槍寒影如電,吐氣開聲如雷.......殺得好不緊張險惡。

    這場廝殺真有點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的意思。

    觀戰的雙方都不禁提起一口氣,都在為自己一方捏了把汗。

    趙岳仔細觀瞧了一會兒,神色放松下來,對唐斌笑道:“這就是史文恭調教出來的弟子。”

    唐斌戰意高昂,目光從場上廝殺投到史文恭身上,笑了笑輕聲道:“果然是絕世高手。這樣的對手太難得。今日你定要把他讓與我。否則等此事了。我回了家,以后就再不會有這樣的廝殺了(改用槍炮了,冷兵器成了戰場輔助)你萬不要眼熱這樣的好對手,和我爭。”

    趙岳不禁看看唐斌身邊并騎而立的扈三娘。

    扈三娘戴著面具,趙岳看不到她的臉上神色卻看到了她露出的眼睛放射的和唐斌一樣的勃勃戰意,不禁好笑:還真是天生的一對啊!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遇到最危險的絕世強者,都不是畏懼,而是越發熱切想較量較量。

    唐斌也不禁看向妻子。

    他是最早結識趙岳的那批人,和趙岳相處了六年之久,當年又正是三觀形成的少年時期,深受趙岳的思想影響,是個有滄趙帝國新思想的超這時代的標準好丈夫,不是他爹那樣的封建大家長心態與作派,尊重而非常體貼妻子的想法和感受。要和史文恭生死爭鋒,也想看看妻子是什么態度。妻子支持,那最好。若是反對,他還真得掂量掂量。

    扈三娘狠狠瞪了一眼滿眼惡趣味的趙岳,和丈夫默契對視,一切盡在不言中......

    對面的史文恭不知道有人憋足了心氣想和他比劃比劃。

    他盯著戰場,目中兇戾與狷狂自信之色漸漸有了微妙變化,變得有點慎重。

    官兵這個將官還真是了得,這口刀被此人使活了,如片片花瓣飛舞,漂亮,卻片片是要命的寒光。

    當然,這樣的高手,史文恭仍然不屑放在眼里。

    他有信心二三十回合就至少能殺得對手膽怯力乏。

    讓他目光變得慎重的是,宋軍中也有如此驍勇強者,宋將并不全是即便有過人的真本事卻和只花架子唬人的廢物怕死怯戰不肯為國奮勇死戰的熊包一樣的德性。還是有為朝廷忠義敢戰不惜犧牲的。

    最主要是,至此他感覺到這伙禁軍不一般,氣勢好不猛惡,卻不是歹徒那種邪惡兇威,這是強軍的氣勢,和傳聞的大不一樣,只怕不是原本認為的威風凜凜樣子貨烏合之眾,而是真有戰斗意志與強大戰斗力的京軍,怕是朝廷專門精心挑選組建訓練出來的鎮國精銳京軍。

    想想也是。

    這么大個國家,數千年的文明底蘊,久積的舉世最先進自豪,總會積聚暗藏些讓其他國度種族敬畏的底氣精華。

    這種不可征服的底氣精華每到國家滅亡民族危難陷入亡國滅種時就會猛烈暴發出來,展現在世人面前。

    爛船還有三斤釘呢......

    如此,這場仗只怕不會是之前相像的那么輕松。

    官兵擺的這個聞所未聞的奇怪缺邊空心陣也就值得更重視對待......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