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 第兩千五百六十八章 白鴿的祝福
    剛剛那些還在說著婚戒掉落是不吉祥的象征,是掃興詛咒的象征。

    而現在,有了白鴿的祝福和加持,這些人便都紛紛改口,說是天降祥瑞。

    一直到雙方互相交換完了婚戒之后,那給他們交換婚戒的白鴿這才歸隊。

    歸隊之后的白鴿群并沒急于離開,反而是紛紛停留在了凱西和黎子辰的腦袋上拼湊出了一個愛心的模樣。

    白鴿組成的愛心,自然是十分的壯觀。

    凱西驚喜的看著這突如其來駕到的小驚喜,眼里滿是開心和驚喜。

    “子辰,你快看。”

    黎子辰摟著她,一同享受著白鴿的祝福:“我想,它們應該是在祝福我們吧。”

    賓客群里的人更是一個個站起,爭前恐后的要去看面前的奇觀。

    “別擋著我,我這活了大半輩子,都沒見過這樣的奇觀!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可不是嘛,白鴿竟然特意來送祝福了。這就是大吉啊!”

    “也不知道以后我結婚會不會有這樣的吉瑞之象。”

    ……

    組成完愛心之后,白鴿這才紛紛散開,保持著隊形,看似要離開的樣子。

    顧思縈一個冷眼就掃到了不遠處剛剛一直在多嘴的賓客區域。

    很快,本來要離開的白鴿突然調轉了一個方向,紛紛朝著賓客區域飛了過去。

    看到白鴿飛了過來,賓客們一個個高興不已。

    “快看!白鴿朝著咱們這里飛過來了!是不是也要給我們送來祝福!”

    “哇!這也太好了吧!讓我們也沾沾好運。”

    ……

    不等他們高興完,白鴿已經是停在了他們的腦袋上,不過卻沒有任何要祝福的舉動。

    相反的是,白鴿們紛紛揮舞著翅膀,而后,不少白色,帶著腥臭味的液體就從天上掉了下來,井然有序的紛紛掉落,全部掉在了賓客們的臉上。

    而賓客們卻還在仰著腦袋,等待著白鴿們的祝福。

    白色的液體就像是雨點一般紛紛砸落下來,等到差不多的時候,白鴿們這才紛紛飛走,沒有留下一點身影。

    其中一個男人伸出手抹了一把臉上不知名的白色液體,湊到鼻子旁仔細的聞了聞,這才臉色驟然白了下來。

    “這是鳥屎!剛剛那些白鴿不是在祝福我們,是在我們的臉上,身上拉鳥屎!”

    說完,人群更是一下子炸開而來。

    在耳邊響起的滿是充斥的抱怨聲和不滿的聲音,罵罵咧咧的,場面亂成一團。

    顧思縈則是站在臺偷笑不已。

    在臺上坐著的顧蔓蔓和黎瑾澤自然也看到了剛剛那祥瑞的一幕。

    她瞇起那滿是皺紋的眼睛,笑著:“天降祥瑞,那是不是就代表著以后的黎家要一帆風順了?”

    黎瑾澤輕笑著,“黎家在事業方面一直都是一帆風順。”

    “是啊,黎家在事業上從不輸于他人,一帆風順。可是,黎家所有的孩子,似乎在感情方面,都不是那么的順利。我求的就是,孩子們的所有感情都能一帆風順。”

    顧蔓蔓說著,雙手已經合在了一起。

    都說,沒有一件事是完美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相輔相成的。

    一旦你得到了什么東西,就必定會失去什么東西。

    這仿佛是一個詛咒一般,黎家的事業事事大順,走上了商業界的最頂端,成為了商業霸主。

    可是,黎家所有人的感情里,仿佛都不是那么的順利。

    婚禮即將落下帷幕,也是在最后的時刻,幾顆高科技電子煙花一下子朝著空中打了出去。

    煙花一在空中炸開,就用五彩的顏色在空中打出了凱西和黎子辰相擁在一起的畫面。

    像是一副電子畫一般。

    煙花保留了五秒之后,這才一點一點消失。

    這是顧子琛的研究,電子臉煙花。

    專門給黎子辰和凱西婚禮所設計的。

    在煙花的照耀下,婚禮也進入了最后的尾聲。

    凱西緊緊的握住了顧思縈和李米米的手,眼里滿是感激之色。

    “謝謝你們兩。”

    “為什么謝謝我們?剛剛如果不是因為我的不小心,婚戒也不會差點丟失。也不會被媒體和賓客看笑話,說你的婚禮不順……”

    說到這里,顧思縈就有些愧疚。

    她應該先檢查一下婚戒的情況再打開的,但是第一次當伴娘,難免有些不知所措。

    凱西仿佛并不在意之前的事情,反而是抬起了手指上那戴著鴿子蛋婚戒的手。

    她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回想到之前白鴿的祝福,她臉上的笑容就越是擴大而開。

    “別這樣說,剛剛白鴿不是給我的婚禮送來了祝福嗎?雖然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隱約感覺,是因為你們的到來,白鴿才會到來。所以,我還要感謝你們,給了我一個這樣終身難忘的婚禮。”

    說完,她就已經是禮貌的對著顧思縈和李米米鞠躬道謝。

    顧思縈也忙著鞠躬,“別這樣說,白鴿會到來,說明是你們的愛情打動了它們。”

    凱西似乎很忙,“你們待會進去酒席吃飯吧,我還要去敬酒,你們可別走了。待會我可要親自給你們敬酒道謝的。”

    說完,她就被化妝師拖著離開了。

    望著凱西的背影,顧思縈也不禁笑了笑:“這一家人,都是非常善良的人呢。”

    兩人正準備一起進到酒席的時候,突然,顧思縈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電話是冷安安打來的。

    “米米,你先進去吧。我待會來找你。”

    顧思縈說著,就往外走。

    李米米點頭:“那你可要記得早些過來。”

    “嗯,我知道了。”

    顧思縈一邊往回走,一邊接起電話。

    “媽,怎么了?是不是你的身體不舒服?”

    電話那頭沒有任何的聲音,冷安安發不出聲音。

    聽不到聲音,顧思縈就更是擔心。

    她回頭看了眼偌大的五星級酒店,最后還是咬咬牙。

    不行,她得去看看媽的情況。

    凱西阿姨,抱歉了,酒席我不能來參加了。

    說完,顧思縈就掛斷了手里的電話,試圖離開五星級酒店。

    她剛轉身走出幾步,身后突然之間就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讓她怎么都邁不動腳步的聲音。

    “娘子。”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