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雞毛蒜皮都是情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我不開心
    “你說的地方就是這里?”

    宋愛民下車后滿臉的不可置信。可是他的表情看在文青水眼里就是不屑。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就是公子哥做久了。沒有體會過老百姓生活的樂趣。你可不要小看這夜市!我跟你說,全世界的美食都是在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地方。尤其大家都擠在一起,排著隊吃東西,那才叫一個熱鬧呢!這是情趣!懂不懂?還有我告訴你,有人和你一起吃,會讓你更有食欲。走吧!”

    文青水有一丟丟的不快,但是抵不過一臉的興奮。她拉著宋愛民的袖子就往里走。

    在這人擠人的地方,事出從權,拉著點以防走散,還是非常必要的。在文青水看來,兩個人雖然因為宋喜軍的關系現在是親人,但宋愛民畢竟也不小了,還是要避嫌的。拉著袖子總好過手拉手吧!

    文青水還自以為自己想的周到呢!實際上此舉也還是不妥。尤其是在她這樣的家庭。

    后面剛到的魏東,只看見兩個閃進人群的背影。恨的他牙癢癢的,同時忍不住嘆氣。這個文青水,答應的好好的,怎么到了地方,她就不是她了呢?完全把他的囑咐忘的一干二凈了,是吧?真是可惡。

    可是再怎么生氣,魏東也還是擔心她的安全。車子還沒有停穩,他就直接跳下車,向著他們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其實文青水現在就剩下興奮了,至于他的囑咐,還有安全問題早就被拋到九霄云外了。

    現在,她可真就像是久困籠中的小鳥終于出籠了。

    而且人一旦壓抑的太久,一旦壓力突然消失,人往往就會表現出極其反常的反彈。文青水現在就是,她完全沒說沒管了一樣。

    夜市依舊十分興隆,不,是比她上次來的時候更加興隆了。人挨人,人擠人的。文青水不知道的是,自從這里被宋喜軍投資成了愛妻夜市以后,這里已經成了年輕人處對象必到的打卡的地方。兩個人處對象要是沒來過愛妻夜市那對于男生來說,簡直就是不愛妻,是要被女朋友第一時間pass掉的。所以這里的客流量是與日俱增。

    上次文青水過來這里之前,完全不知道要來這里,吃的飽飽的。因此上次面對大好的美食她覺得她連一口都沒吃上。這次她可要好好的大吃一頓。

    可是仔細想想即便她現在能吃,但是夜市實在太大了,好吃的幾百種也不止吧?她能吃的也就是百千分之一而已。而且再來這里的機會并不多,她可得用最少的次數選擇更多的更想吃的美食,所以一時間她就像是得了選擇困難恐懼癥一樣。

    于是她拉著宋愛民的袖子東轉西看的,完全是沒頭蒼蠅一樣。都不知道自己先看哪個,后看哪個。由于轉變方向太過頻繁,都差點把那一角袖子拽爛了。

    怎么辦?看見哪一個都想吃,倒是一時間不知道先吃哪個好。她恨不得在每一個小攤前都望上一眼,流一碗口水。然后拿不定主意又轉到下一個小攤。還是覺得難以抉擇。

    而且夜市的人是真多啊!才走出幾個攤位,她就被擠得東倒西歪好幾次了。

    很快她和宋愛民的位置就互換了。不是她拉著他,而是他拉著她。時不時的宋愛民還會隱蔽的護她一下,把有可能撞到她的人都讓到一邊。

    “我要吃這個,爆烤豬蹄!”文青水終于選中了一樣,興致勃勃的說。

    “梅拉德反應,對身體不好!”宋愛民冷冷的說了一句,果斷把她帶離了這里。

    文青水整個人都震驚了!瘋了!what?

    文青水還以為是她聽錯了,剛好走到烤羊肉串的攤位前。

    “羊肉串!”

    “梅拉德!”

    “碳烤羊腿?”

    “梅拉德!”

    “麻辣粉絲!”

    “傷胃!”

    “烤生蠔!”

    “寄生蟲多!”

    “宋愛民?!”

    文青水終于忍不住了,簡直是一聲河東獅吼!

    附近的人嚇了一跳,紛紛都看過來。很快有人認出來她了!

    宋愛民果斷拉著她就走!

    后面的人已經開始指指點點了。

    “這不是文青水嗎?”

    “懷孕了?那肚子有五個月了吧!”

    “那個男人是誰?什么情況?紅杏出墻?”

    很多人瞬間像是發現了大新聞,開始嘀嘀咕咕的。也難怪,文青水和宋喜軍都那么有名,可是宋愛民一直就是個隱形的存在。很多人甚至于根本不知道宋家還有他這一號人。所以在他們眼里就是文青水把老公丟在一邊,和另一個陌生男人在逛夜市,還是愛妻夜市。

    而被拉著走的文青水還沒有發現自己又成了焦點,還是桃色新聞成就的焦點!要是她知道了,她早就該哀嚎了!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怎么就長了這樣一個招黑的體質呢?

    “宋愛民,我帶你來是為了吃東西,你那套該死的健康理論能不能等到沒人的時候你自己再去窮講究?你這樣連累的我也沒的吃了!”文青水被宋愛民氣得鼓鼓的。

    “不吃更好!”宋愛民依舊冷冷的來了一句。更是有火上澆油之嫌。

    “你怎么這樣?你比宋喜軍還可惡。好歹上次我和他來,我還吃著了,你這是想讓我一口都不吃嗎?”文青水已經有些絕望了。

    “我不是宋喜軍!”宋愛民不怕死的說!潛臺詞就是我是宋愛民,誰讓你帶我來這的?我就是不讓你吃好!

    “你,你”

    文青水要氣哭了!自從懷了孕,她很敏感的!而且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一直不遠不近跟著的魏東,早把兩個人的矛盾看在眼里。雖然他也覺得宋愛民太過冷冰一些,不過不讓文青水吃,他還是很滿意的,畢竟孕婦吃這些對她對孩子都不好。

    但是宋愛民以前好像也沒有這么在意飲食吧!據魏東所知,當年宋愛民荒唐的時候,可是什么東西都吃,而且什么地方,什么人的東西都吃過的,現在為什么這么講究了?難道是因為知道她不能吃才這樣說的嗎?不會吧?

    魏東正在腦海里胡思亂想!稍微一走神的功夫,變故就發生了!

    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兩個人,只是一瞬間就出現在文青水周圍,要不是宋愛民眼疾手快的拉了文青水一把,把她直接拉到一邊,那把刀就會直接扎進她的肚里里了。看著就讓人后怕。

    文青水是躲過去了,宋愛民卻沒躲過。他的手臂直接被劃了很長一個口子,頓時鮮血淋漓。

    那人見一擊不中,竟然舍了文青水直接奔著宋愛民而去。像是要先解決掉礙事的。

    事出緊急,文青水也來不及多想,直接抬腳就向那人手中的刀踢去。

    但是她這段時間養尊處優,沒有鍛煉。而且她畢竟是個孕婦,那個肚子成了她抬腿、發力的阻礙。因此她的力量和準頭都有很多下降。尤其對方來的人還不是一般的蝦兵蟹將。好在最后還是把那人手里的刀踢的偏離了一點方向。也算是救了宋愛民一命。

    魏東等人發現不對,也快速圍上來,直接把兩個人圍在小圈子里保護起來。文青水也伸著手臂,把宋愛民穩穩的護在身后。

    現在已經是初夏,天氣漸漸開始熱了,因此晚上出來,文青水也就是搭上了一件薄紗外套。此刻她一只手捂著肚子,而另一只手則平伸在宋愛民身前,露出一截藕臂以及手腕上翠綠的鐲子。

    宋愛民站在她身后,在她警惕的觀察四周的時候,看見了她稍微皺著眉頭,但是眼神卻是異常的堅定。他再微微低頭,就看見她護在他身前的手臂。一陣溫情,瞬間流淌全身。

    他是個男人,怎么能讓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孕婦保護,于是他一把拉住他身前的那截手臂,把她整個人護在他的身后。然后也警惕的,目光炯炯的看著魏東幾人與那人的戰斗。

    很快周圍就圍了上來無數看熱鬧的百姓。那兩人興許也是為了怕影響不好,手里的刀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但是他們兩人的身手依舊是超常的。就連被幾個人圍著也是絲毫不亂。

    正打斗間,文青水身子一緊,隨后被摟在一個溫暖、堅實的懷抱里。

    宋愛民剛覺得身后有一絲異樣,就聽見兩個人的對話。

    “細菌?”

    “回去再收拾你!”

    宋喜軍的聲音有些慍怒,文青水立刻消停下來,確實今天她太任性了。

    宋愛民回頭看了一眼。剛好看到宋喜軍那種一塊大石終于落地的的眼神。然后他看見她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然后嚴峻的注視著打斗的場景。

    不知怎么的,他忽然也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于是也就不去管身后的兩個人,繼續關注戰場形勢。

    打斗間,對方其中一人,按了一下耳朵。他注意到那里有一個白色耳塞的東西,應該是聽筒吧!也足以見得對方的人其實還沒有把更深的實力展現出來。依他看,魏東幾個人現在就沒有可能騰出手來干別的。

    只是一瞬間,他就看到那人一揚手。然后兩個人就快速退了回去,轉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