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嬌妻追夫記 > 第六百二十一章坐車風波
    “想一想是沒問題,不過,跟你說的一樣,不急于一時,慢慢來就行。”其實對于做生意,凌云也不是很懂,他一直以來都是專注在醫術和修煉方面。

    藥谷里面的藥材,那可是吸收了天地靈氣,再加上藥門的獨特的培育當時是,生產的藥材是其他地方沒法比的,直接就給他造就了最有力條件,就算是價錢高都會有人買。所以,對于銷售和定價,他都是讓徒弟們自己按照市場價來定,但是有一點就是不能故意提高價錢。

    “好的,那先謝謝師傅了。”行善積德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這是日積月累,循序漸進才能得到的東西。

    對于這一點,銣初還是看得很明白,畢竟前一世的她,怎么說也修身養性了那么久,早已經不是一個毛手毛腳的黃毛丫頭了。

    “同志,你們去哪里,要不要載你們一程?”一個看起來有六十多歲踩著黃包車的老師傅,看到他們在路邊上徘徊,忍不住吆喝了一聲。

    “我們……”林木看著這白發蒼蒼的老人,就想要拒絕。

    “大叔,我們想去黃陵廟,您老載我們一程。”看到大師兄打算不坐老人的車子,王小東趕緊開口,笑瞇瞇地說道。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們四個人,這價錢的話……”老人看著他們兩個年輕人,一個老頭,一個小女孩,再看了看自己的黃包車,估算了一下,大概是確定坐得下以后,就打算談價錢了。

    “咳……咳……”這一下,把王小東都給嚇到了,忍不住用眼神掃視了一下,那個總是悲天憫人的大師兄:“看看,看看,你還說不坐,我本來還說一個人坐一輛車,你瞧瞧,別人一拖四都不成問題。”

    “大叔,我們一人坐一輛車就行了,價錢的話,您看多少,我們就給多少吧,按照市場行情來就行。”瞪了一眼那個得意洋洋的師弟,林木的臉都黑了,這孩子就是欠揍,早知道他們應該跟雷神說一下,讓他用雷多揍他幾下。

    “哦哦,你們看一塊錢成不,這過年過節的,我們為討口飯吃。”平時跑一趟兩毛錢就可以坐,這過節都漲價了,有的開口都是兩塊錢,他年紀大了,跑得沒有別人看,所以就喊個一塊錢算了,反正跑一趟是一趟。

    再說家里還有幾個孩子等著吃飯,他這年紀也大了,只要有人愿意坐就成。

    “一塊錢可以,您老要是再幫我們喊三個來,我給您兩塊錢辛苦費。”王小東昨晚過來的時候,也是坐的一塊錢,所以,他覺得多給兩塊錢差不多,反正當做跑腿費也是一樣,這小巷子也沒幾個人會過來。

    “這個……小兄弟你不瞞你說,這過年過節的都漲價了,一般人都要兩塊錢,我就是因為年紀大了,跑一趟是一趟,所以價錢就喊得低一點。”這一次輪到老師傅尷尬了。

    他要是去找人,別人要兩塊,可是他說一塊,讓他去哪里找。

    “兩塊就兩塊嘛,如果可以帶我們在城里轉一圈,我們給五塊。”王小東又拋出了一個誘餌,實則是想要幫助一下老人。

    “小兄弟,這是五塊錢不是一塊兩塊,你確定?”聽到給五塊錢,老師傅渾濁的眼睛都開始放光。由于年紀太大,跟別的年輕人比不過,要是平時,一天都跑不到五塊錢。

    “我確定,您老人家就再幫我喊三個車子過來,最好都是跟您年紀差不多就行,我有點暈車,這年輕小伙子速度太快,我頭暈。”說這話的時候,王小東還扒了扒他那個自認為很帥氣的發型。

    “咳……咳……”

    “哈哈……”

    “嗯……”

    這話一出,直接將邊上的四個人都愣住了,除了那個憨厚老實的黃包車老師傅沒有笑以外,其他的三個人那簡直是快要憋出內傷來了。

    銣初更甚,因為她就是一個有著暈車體質的人,只要說起坐車她就會暈車,但是她再怎么暈車,也不會暈黃包車。

    這暈車暈黃包車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有“黑腦暈”病史的人,只要是動作大一就會立馬暈到在地,或者就是站著突然雙眼發黑往地下滾,其實就是低血糖,這樣的人不能坐車,幅度稍微大一點就會暈車,甚至于暈倒。

    不過,這得“黑腦暈”的一般都是女性,還有年紀比較大的,因為生活條件差,生完孩子以后,沒有將身子補好,從而得了這樣的病。

    “好好好,沒事,小伙子,年紀輕輕的,還是把自己將息好,別等老了后悔。”聽到王小東說暈車后,老人語重心長地說道。

    “將息?是什么意思呀?”一臉懵逼的王小東,看到老人走后,才忍不住向小師妹請教。

    “將息呀,就是讓你把身體養好的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銣初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一手扶墻,一手捂住肚子笑個不停。

    “師父,小師妹這是受刺激了?”王小東有點不明所以,看向一臉淡然的師父。想必一把年紀的師父,應該是明白小師妹這抽的是什么風。

    “不知道!”凌云白了一眼徒弟,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這呆頭鵝真的是呆頭鵝,小徒兒都說的那么明白了,他竟然還不懂。

    “師兄,你給我說說唄!”對于師父的鄙視,王小東已經感覺到了,既然師父不說,那還是找找師兄吧,看在同門師兄弟的份上,他應該會告訴他的。

    “二師兄,你就別問了,再問,我都要笑死了。”黑腦暈,將息,只要一想到這兩個詞,總在年紀輕輕的二師兄身上,銣初就止不住笑。

    “笑死你活該。”王小東沒好氣地說道,順手攬過大師兄的肩膀。

    “來了,來了,幾位,讓你們久等了。”剛剛那個黃包車師傅,帶著三個年紀差不多的老人,踩著黃包車“叮叮當當”朝著這邊來。

    這三個老人,跟他是同一個村子的,也是因為村里沒什么收成,都跑到城里來討生活。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