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平淡種田文 > 200上私塾
    周孫氏說完這話,就把剛在大廳里張掌柜給她的東西拿了出來,放在陳蘭心手里。

    “喏,東西我已經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是要給人送回去,還是留著,你自己拿主意就行。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話,要我帶給他也行。”

    陳蘭心聽著周孫氏最后這別有一番話,頓時臉上爬上了一絲羞紅。

    “嫂子,你亂說什么呢?什么不方便的話,沒有這樣的事。”

    周孫氏也知道陳蘭心臉皮薄,也就沒有在逗她。

    只是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對著陳蘭心開口了。

    “哦!還有件事,張掌柜的說了,如果你愿意的話,他就找媒婆上門提親。”

    陳蘭心聽到這話,從剛才的嬌羞變成現在的羞惱。

    “這人亂說什么呢?什么愿意不愿意的,簡直胡說八道。”

    周孫氏聽到她這么說不禁愣了下。

    盯著陳蘭心看了半天,這才張口。

    “妹子,你這是怎么了,怎么這么大的火氣啊!”

    周孫氏這么一說,陳蘭心起先還有些猶豫,最后一咬牙也就把前段時間,那個叫小月的到自己那邊去鬧的事情,還有張掌柜做法給說了。

    周孫氏聽到這話,沉吟了片刻。

    “蘭心啊!這事我看怕是你想多了吧!我覺得張掌柜這事做的沒毛病啊!要是人當場就讓人找人上門提親,到時候你要是答應了,那不就做實了那些流言蜚語嗎?他也這是為你們娘倆個好啊!再說了如果人家真沒這份心,會給張巖找私塾,這么晚了還來找你嗎?”

    陳蘭心聽著他這么說皺眉沉思了片刻,半天沒有言語。

    周孫氏看她這樣,也沒在說什么,只是站起身拍了下她的肩膀。

    “蘭心啊!這事你要自己想清楚,嫂子也就是給你些意見,你要是覺得人不錯就答應人家,要是不喜歡就給人個痛快,免得浪費彼此的時間。”

    陳蘭心聽到周孫氏這話,鄭重的點了下頭。

    “知道了,嫂子麻煩你操心了,我會仔細想清楚的。”

    “嗯,行,那我出去了,你慢慢想,要是有什么結果,你不方便說的,告訴我,我去和張掌柜的說就行。”

    陳蘭心沖著她笑了笑。

    “嗯。知道了,謝謝嫂子。”

    周孫氏出了梅子她們房間門,看了眼院里的幾個孩子。交代了梅子,讓她燒點水,幫幾個小的洗洗讓他們早點睡。

    這才穿過院門到前面店鋪來。

    周二河已經把店鋪門都關了一半,周孫氏跟著收拾起來。

    擦好桌子洗了碗這些,孩子們已經睡下了,就幾個大人還沒睡,周孫氏催促著陳蘭心和梅子趕緊去洗漱睡覺,自己進灶房燒水去了,順便把明天的米給泡上。

    第二天估計是前一晚累了的原因。一家人都起的有些晚了。還是周彪來送肉,聽到敲門聲才慌慌忙忙的起來。

    周二河給周彪開了門,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真是不好意思了,昨晚關門關的晚,今天早上多睡一會兒。”

    周彪憨厚的笑了笑。

    “沒關系,二叔你們辛苦了,我也不知道你們還沒起真是不好意思。”

    “嘿,哪里來的打擾不打擾,辛虧你來了,不然我們怕是要錯過里了今早的生意呢!趕緊進來。”

    邊說邊領著周彪進了后院去了灶房。

    等肉稱好,結了賬,周彪走了,眾人才慢慢的起來。

    吃了早飯陳蘭心就要告辭回去了,周孫氏本來想問問她心里到底是個什么打算的,到最后太忙了,也就沒有在問。

    今天由于起的晚了,時間比較趕,就沒有做多少種類的菜,只在份量上面增加了些。

    今天早上人也還是比較多的,估計是昨晚來縣城玩,太晚了有些住客棧的。又覺得客棧飯菜貴,才往梅子她們這小食坊來的。

    慌慌忙忙的一個早上也就這么過去了。

    周孫氏看著離私塾放假的時候不早了,趕緊催著周二河去問問,免得到開學的時候太著急。

    這么一說又想起了,前次陳蘭心說的張掌柜的愿意幫忙打聽的事。

    現在又有些懊悔為什么今天早上陳蘭心走的時候沒想起來呢?

    周孫氏是一個想起來什么就必須要干什么的人,這么想著就隨便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跟周二河和梅子她們說了一聲,這才忙忙的往陳蘭心那邊去了。

    走了沒多大一會兒就到了陳蘭心家那邊,遠遠的就看到她家門口站著一個人,周孫氏看這情況以為是出了什么事情,忙忙的往那邊快步走去。

    才走到進前就看到了扒在大門上,沖著門里說話的張掌柜。

    周孫氏看他這樣差點笑出聲來。最后還是忍住了。

    “張掌柜的這是干嘛啊!有事進去說啊!”

    張掌柜估計是剛才因為說話太專心,還是在用心聽里面的人說話的原因,盡然沒有發現周孫氏,現在突然聽到她開口不禁嚇了一跳。

    “嫂子,你怎么來了,剛嚇我一跳。”

    周孫氏看她這樣子,不禁笑出了聲。

    “張掌柜這膽子可真小,經常被我嚇到。不會是做什么虧心事了吧!”

    張掌柜的聽著周孫氏打趣的話,不禁微微紅了臉。

    “看嫂子說的是哪里話,沒有的事。嫂子這是來干嘛啊!”

    周孫氏剛想開口回答他的問題,這時候陳蘭心家大門就從里面被打了開來。

    陳蘭心眼神不自在的看了眼站在邊上的張掌柜,這才把視線挪到周孫氏身上。

    “嫂子,這是有什么事嗎?我這才走沒多大一會兒,你就跟著來了。”

    周孫氏別有深意的看了眼,身邊的倆人,眼里閃過一抹深意。

    “哦,我也沒有什么事,就是來問問你關于張巖和我家竹子讀書的問題。”

    陳蘭心聽完周孫氏這話,忙把眼神挪到了張掌柜的身上,周孫氏也順著陳蘭心的眼神落在了他身上。

    張掌柜的被這倆人這么盯著,難得的漏出些不好意思來。

    周孫氏看他這樣心里不禁暗笑。

    “要不我們到屋里去說吧!也不知道妹子這邊方不方便。”

    周孫氏轉過頭看著陳蘭心說到。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