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歡迎來渡劫 > 第二百四十章 紫痕仙子的情劫
    唐僧在地府里的經歷跟在昆侖山上做的那個奇怪的夢幾乎一樣,閻王和孟婆都告誡他不得貪戀紅塵,否則將再無天日。

    奈何橋上無風云起,臨行前孟婆又叮囑道:“唐僧,有些話只能說到這里,你可以走了。記住,你再沒有了來生。莫要辜負了地藏王菩薩和眾神的一番苦心,他們都是為你好,也是為天下蒼生著想。我可不想看到曾經的金蟬子會變成這忘川河中一條可憎的蛇蟲,好自為之吧。”

    “我?”唐僧望著恐怖如斯的忘川河心有余悸不知所措。

    孟婆又神色藹然道:“一直往前走,過了奈何橋就回到了人世間。記住,走下奈何橋千萬不要回頭。”

    唐僧緩步前行,心中不知是迷惘還是期許,仿佛看到紫痕她們的身影就在眼前。

    這孟婆口口聲聲要自己不可貪戀紅塵,這是最后的警示嗎……

    走下橋頭他卻忍不住回頭望去,奈何橋依舊陰森空寂,像是從未有人來過。

    “唉!天意。”

    孟婆長嘆一聲,慢慢隱于橋端。

    ……

    紫痕正在唐僧的洞府里擺弄那些剛摘下來的花草,一束束將它們插在各式各樣的花瓶里。

    她偶爾還哼上一段好聽的歌謠,要不就是強擠出一絲笑臉說上幾句逗趣的話。

    “你們這些花一定要聽我的話好好的開,唐僧醒了一定會喜歡的。不然的話,哼!本仙子就把你們一個個去喂給山上的雞鴨吃,嘻嘻。”

    天道有常,圣人不死……

    唐僧是神佛金蟬子轉世,在紫痕心里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佛,比玉皇大帝如來佛祖都要大許多。

    這是唐僧的最后一世,他這樣的圣人怎么能輕易死去呢?要死也得死的轟轟烈烈,讓世人都知道唐僧就是金蟬子。

    “唐僧一定不會死,可是他什么時候能才醒過來呢?”

    紫痕對著一束半開的山菊凝眉泫目,終于兩行清淚奪眶而出。

    唐僧早就活了過來,在剛才紫痕擺弄花草的時候就醒了。

    此時的他正躺在床上望著屋頂出神,不知是凝神貫注還是視若無物,像是得了失心病一般。

    “天啊!唐僧!你真的活了過來!”

    紫痕雖然一直認為唐僧不會死,但唐僧真的活了過來她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唐僧眨動幾下眼睛,仍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唐僧,你讓我等的好苦!”

    紫痕又揉了揉通紅的雙目,一下扎到唐僧的懷里喜極而泣。

    此時紫痕哭的比從前任何時候都要痛,因為這一次,上天又還給她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唐僧仍舊一動不動,似乎還停留在空寂的奈何橋上,不屬于這個世界。

    “唐僧,你這是怎么了?”

    紫痕不斷的朝唐僧的眼前揮手,又用力搖了搖唐僧的肩膀。

    “我,我渴了。”唐僧終于開口了。

    “我去給你拿水,你等著。”

    還沒等紫痕走出幾步,唐僧就一骨碌爬了起來,連鞋都顧不上穿就跑到一個破泥缸前,把頭伸進去“咕咕咚咚”痛快淋漓的灌了一氣涼水。

    “好多了。”唐僧抹了抹嘴,終于露出一個心滿意足的表情。

    “我不是在做夢吧?”

    紫痕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她朝著自己手臂上用力掐了一下。

    “嘶,疼疼疼……嘻嘻,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紫痕麻利的幫唐僧穿好鞋子,又把唐僧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了好幾遍。

    唐僧仍然一本正經的板著面孔,好像是心事重重又似乎心無旁騖。

    紫痕又是關切的說道:“唐僧,你死了這么長時間……呸呸呸,你睡了這么久是不是餓了?我這就去給你拿些飯菜來。”

    “紫痕,我不餓。”唐僧搖了搖頭。

    “你不要騙我,都這么久沒吃東西肯定餓了。”紫痕睜大明艷的眸子撅起俏嘴。

    “紫痕,我什么時候騙過人。”

    這句話唐僧真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他這一段哪有一天不騙人。

    不過他現在確實不餓,忘川河中那股腥風血雨的場景還在腦海里揮之不去,令他隱隱作嘔。

    紫痕才不去深思唐僧有沒有說謊,只要他活著就好。

    “唐僧,你看這些花好看么?我特意為你準備的。”

    “哦,好看。”

    唐僧看都不看一眼那些漂亮的花,卻徑直走到石桌旁坐下。眼神死死盯著地面忽閃忽爍,仿佛要把地底看穿。

    紫痕坐在了對面,托著紅腮傻呵呵的望著唐僧。

    唐僧驀地抬起頭來,冷不丁的問道:“紫痕,我最近做的那些事,真的錯了是嗎?”

    “這?”紫痕被問得一頭霧水,“有什么對對錯錯的,只要你活著就好?”

    “不,活著就是為了改過曾經犯下的錯。這樣才會活的更好,不然還不如死了算了。”

    “唐僧,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紫痕神色又是狐疑又是關切,站起來快走幾步伸手去觸摸唐僧的額頭。

    卻被唐僧抬手擋住:“紫痕,我很好。醒來后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不應該做這個山大王,不應該去天上偷吃蟠桃,不應該與神仙作對。也許,跟二郎神好好商量商量,他也許會放了你姐姐和猴子,我是不是應該去西天取經呢……”

    唐僧一股腦把心里的疑惑都倒了出來,然后又盯著空無一物的石桌出神。

    “這?讓我想想。”

    紫痕又坐下來苦思冥想,許久才一挑眉道:“哪有這么多應該不應該,不管你是做山大王還是去西天取經,我紫痕都會一直跟著你的。”

    往常唐僧聽到這樣的話都會夸贊紫痕知心明事理,可今天不一樣,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何醒來后會平添這么多的憂慮。

    心說這世上為什么會有像紫痕這樣的傻姑娘,我若還做山大王就是貪戀紅塵,還可以卿卿我我兒女情長。但若是西天取經就是拋卻兒女私情從新做回和尚,就要虔心向佛普度眾生。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從此青燈古佛,置身于滾滾紅塵之外。

    但唐僧此刻即不愿做一個在山上風光在天上卻是敗類的山大王,也不愿做那個披著袈裟外衣的花和尚。至于再做回金蟬子的事他認為還需要再認真考慮考慮,不能沖動,從前就因為沖動才犯了那么多貪戀紅塵的錯。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