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福妻滿滿 > 第230章 夜談
    滔滔不絕地吹噓自己的功勞,吹噓了約摸一盞茶的時間,秦昊才后知后覺發現佟璐默默翻了他幾個白眼。

    他摸頭嘿嘿一笑:“也多虧了佟姑娘的仗義相助,才能順利救了小九。”

    說到這里,秦昊忍不住嘆了口氣,“只可惜小九的臉受傷了,太醫說那傷口太深,怕是日后會留疤。”

    身為皇子,面容上有傷疤就意味著與皇位無緣。

    不過,想想小九的情況,能夠從永樂宮搬到坤寧宮,臉上多道傷疤算不得什么事兒。

    好男兒身上誰沒幾個傷疤?

    秦昊思緒跑偏,回過神來才聽見佟璐關心問道:“小九除了臉上的傷疤,別的地方沒受傷吧?”

    說到這個,秦昊不由得怒從心來,咬牙道:“太醫給小九看了,小九身上有不少淤青和陳年的傷疤,想來這幾年時常受到虐待。父皇一氣之下,才會下諭把小九送去母后的坤寧宮。”

    大皇妹平日里看著友愛弟妹,尤其時常以用心照顧小九自居,就連父皇也因此夸獎她。

    不想都是假的!

    真是太黑心了。

    佟璐擰了眉,雖說與小九不熟,但想到不過五歲的孩子就遭受這樣的苛待,心里十分難受。

    不免惱怒起秦羽珊來。

    早知如此今天先揍她一頓就好了。

    “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佟璐站起身準備離去。

    秦昊忙拉住她的袖子:“別急啊,我還沒說完呢。”

    佟璐瞅他:“還有什么事?”

    秦昊回視:其實沒啥,就是想和未來媳婦兒多說幾句話……

    不知咋地,未來媳婦兒真是愈看愈對味。

    這話他當然是不敢說的,說出來怕不直接被媳婦踢下屋去。

    他撓撓頭,卻也想不出來還有什么事可以多留媳婦兒一會,只得道:“今天過來就是謝謝你……”

    佟璐撇撇嘴:“我又不是為了你做的。時候不早,我回去了。”

    “我娘說了,未婚男女成親前不得見面,以后沒事少來敲我家窗戶!”

    要是被她那精明的老娘發現了,絕對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太子府。

    小倆口今夜的話題也是關于小九。

    側躺著看向秦澤,福元圓好奇道:“阿澤,你怎么那么清楚后來發生的事?你沒去戶部上衙嗎?”

    秦澤搖搖頭:“對三弟放心不下,所以留在宮里了。”

    只可惜練武場事情發生之后,福元圓她們去了秦惠的屋里商討事宜,完了后就直接出宮了,是以并沒有和秦澤碰上面。

    當時秦澤佯裝有事找慶元帝,帶著安順不緊不慢地往御書房走去。

    到了御書房的時候,正好是秦昊帶著慶元帝離開御書房前往練武場不久。

    于是,秦澤又慢悠悠地跟在后面朝練武場走去。

    幸得他跟了上去,還真被他發現秦旭的小廝緊隨在慶元帝身后不遠探頭探腦的樣子。

    秦澤略一思索,便知道定是秦旭讓著小廝跟著秦昊打探情況。

    是以秦澤朝安順努努嘴:“聽說最近你宮里第一功夫的名頭被人奪去了,趁這個機會去把名聲掙回來?”

    安順一聽,一拍胸膛:“奴才定不辱使命!”

    正是因為這樣,在永和宮的秦旭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小廝回來稟報消息,才誤認為秦昊應該沒有招惹什么事,探視完福元青后就出宮上衙去了。

    所以才沒有在關鍵時刻前往練武場幫助他的親妹妹秦羽珊,讓秦羽珊就這么生生被慶元帝抓了個正著。

    當然了,就算是他得知了秦昊帶著慶元帝去了練武場,能不能在短短時間內把秦羽珊撈出來,也是另說。

    福元圓聽了秦澤的話,一雙眼睛在月光下亮晶晶的:“原來今天安順是和二皇弟的小廝比武了呀,難怪銀寶說安順回府后找她瑟自己是宮里功夫第一人呢。”

    “他那算哪門子的第一人,”秦澤失笑,“不過是他們那一批人里頭的第一罷了。宮里能人多的去了。”

    “滿滿,”秦澤學著福元圓托腮與她對視,“先前你不是說銀寶的師父有可能可以治療小九的病么?”

    “如今小九住在坤寧宮,”秦澤提議,“不如待他好些了讓銀寶給他看一看?”

    福元圓自是答應。

    秦澤嘴角微揚,想了想忽而感慨道:“今日發現小九身上大大小小無數傷痕,父皇難過得眼睛都濕了。”

    當時屋里人少,如果秦澤不是站在慶元帝身邊,也難以感受到慶元帝那一剎的痛楚。

    “這就是父愛。”

    福元圓輕聲道。

    慶元帝是個好父親,這一點她早就看出來了。

    “父愛。”秦澤點點頭,贊同福元圓的話。

    “滿滿,咱們不如爭取早點兒感受下父皇的這種感情,你覺得可好?”

    福元圓有點懵,眨眨眼問:“怎么感受?”

    秦澤邪魅一笑,一把將她撈入懷里:“為夫親自來教你。”

    更深露重,又是一個花好月圓夜。

    翌日一早,二皇子府。

    福元華今日心情不是很好。

    昨日傍晚秦旭回府后,在前院書房處理事情到深夜,回了后院未曾多語就梳洗睡了,讓苦等了一天的福元華頗有些憋悶。

    每日上朝后,秦旭都會去永和宮探視福元青,以大姐的溫柔婉約,定是會和秦旭情話綿綿一番。

    而夜里回了后院,卻話都沒和她多說一句,福元華這心里揣測著秦旭的心思,難免惴惴不安。

    “娘娘,您多少用些早膳。”

    青杏在旁為福元華夾了蝦餃和蒸籠包子,勸慰道,“這府里上上下下事務繁多,您可得著緊身子才是。”

    福元華輕嗯了一聲,夾起蝦餃放入嘴中,食不知味地嚼了嚼,目光在青杏身上繞了一圈。

    示意青杏屏退一干仆人后,她悄聲問:“你肚子可有消息了?”

    青杏聞言,跪下搖頭道:“奴婢沒用,小日子剛來過了。”

    福元華抿緊了嘴,心中暗罵不爭氣,開口卻說:“不打緊,這本就是看緣分的事兒,起來回話吧。”

    青杏依言站起身,正欲說話,就聽得綠柳在門外稟報:“娘娘,太醫前來請平安脈了。”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