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武俠 > 無量真途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好消息和壞消息
    不僅僅是站在胡子身旁的東皇鈺兒他們三個,就連桓因的注意力也很快就被胡子的話帶了過去。于是,當桓因下意識的轉頭看向自己背后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大帳的門簾果真是不見了,他一眼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看到正在操練的士兵。

    桓因之前可是掀開門簾走進帳中的,他記得清清楚楚,如此,這門簾怎么會悄無聲息的在他背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呢?

    “哎,真的不見了,這是怎么搞的。”桓因撓了撓頭,有些摸不著頭腦。而在他的背后,顯然還是沒有看到他的玄武也詫異的出聲了。

    現在的情況,當真是越來越詭異了。東皇鈺兒他們四個的心情已不知如何,桓因也漸漸覺得是不是自己遇到什么鬼怪了。

    不過很快的,桓因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下就明白了過來。

    真道!

    桓因自踏破天虞山以后,真道修為大漲,連帶他的真道本能也是大勝從前。在他身旁的一花一草,一塵一土,只要是在他一尺之內,自然就會因為受到他真道本能力量的影響而變成“假的”,于是消失不見。這種現象,非得桓因走開以后才會恢復。

    所以之前桓因匆匆走來,能掀開門簾,是因他并沒有刻意釋放真道之力,真道本能對于萬物的作用還沒有那么快顯現出來,門簾尚在。可是現在,他在門口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了,所以門簾受到他真道本能的持續影響,自然就不見了。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桓因也就反應過來了,為什么東皇鈺兒他們幾個根本就看不到自己。因為現在桓因的真道本能在身,他站在這里,就是唯一的真實,其它的一切,包括東皇鈺兒他們本身對于真道而言都是假的。如此,他能看見東皇鈺兒他們,是因為真能看到假。但東皇鈺兒他們作為“假”,是看不到桓因這個“真”的。

    “真道……”桓因喃喃了一句,突然更加深切的體會到了真道的不凡。這一次他從天虞山中真道之力大漲而回,竟然已經無意之中進入了連東皇鈺兒他們四個都無法分辨的程度。要知道,這豈不是代表若是桓因想要對他們出手,他們恐怕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以他們四個的修為,如今卻可說是任由桓因宰割,真道的強大,當真匪夷所思。

    “否定這世間的一切,難道真道所言當真非虛嗎?”桓因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可其實他已經越來越信了。若非如此,他的真道修為達不到如今的地步。

    桓因沒有再繼續想下去了,因為當他轉身看向東皇鈺兒他們幾個的時候,發現他們已經一個個如臨大敵,仿佛今天是當真見了鬼,要準備大動干戈了。

    桓因很快就收了纏繞在自己身上的真道本能之力。這股力量雖然是桓因不自覺顯現出來,可只要桓因主動操控,還是可以收掉的。于是他終于現身出來,讓東皇鈺兒他們幾個都看得清清楚楚。

    “夫君……”東皇鈺兒的面色終于變化了一下,正要激動的上前,卻是被玄武一把攔住。只聽玄武說到:“帝妃大人,我從此人身上感覺不到君上的氣息!”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怔,隨即看向桓因的時候,目光已經變了,仿佛是在看一個冒牌貨。

    桓因無奈,苦笑到:“真的是我。”

    桓因在天虞山中變化太大,氣息不但變了,而且收斂了太多,也不怪對面四人感覺不出來。

    玄武皺眉,問到:“如何證明?”

    桓因兩手一攤,說到:“你們想我怎么證明?”

    東皇鈺兒想了想,說到:“孩子的生辰八字你說說看。”

    桓因把桓鈺的生辰八字說了出來,對面四人這才終于面色變換,由緊張變成了驚喜,一個個都沖到了桓因的面前。

    “真的是君上回來了!”一眾人說到。

    桓因與他們幾個寒暄了一番,這才一同走進帳中,坐下來以后,桓因向他們說起了發生在天虞山中的一些事情。真道之事太過匪夷所思,桓因自然全都略過不提。不過關于獲取界力和羅搶奪那一段,桓因卻是說得很清楚。

    于是,當眾人知道桓因獲取界力并不順利,得到的界力極少,卻有很多竟然都被羅蠻橫搶去以后,面色都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如今的羅實力早已是深不可測,而這一次居然讓他染指了界力,那他回去將狀態穩定下來以后,到底會強到什么地步?

    “玄武大人,你看誰來了?”突然的,大帳的垂簾被人給掀開,一個陌生的聲音傳進來的同時,桓因看到兩位將軍走進了帳中。

    帳中五人本都有些情緒低迷,可桓因與剛剛踏入帳中的二人目光相對以后,卻是雙方都同時愣住了。

    半晌,走進來那兩人突然變得無比激動了起來,幾步就走到了桓因他們的面前,再次打量桓因以后,向玄武問到:“這位莫非就是君上?”

    桓因如今并不是真面目,不過顯然玄武也給他們二人說起過桓因現在的樣子,于是他們才有此一問。

    玄武沒有回答他們,而是桓因站了起來,有些激動的說到:“墨離,唐逸,沒想到你們還活著!”

    站在桓因面前這兩人,一根叫墨離,一個叫唐逸。墨離當年乃是桓因座下的擒龍將軍,帶兵有方,個人更有萬夫不當之勇,實力極其強悍。至于那唐逸,當年則是桓因座下的雷陣將軍,其個人實力不但強悍,更自創一套奔雷陣法,讓他麾下的部隊勢若奔雷,強悍無比!

    這兩個人,都是對桓因忠心耿耿之人,當年羅反叛,他們必然與叛軍抗爭到了最后。卻沒想到,他們如今也尚在人間。

    很快的,墨離和唐逸都對著桓因叩拜下來,直接行了大禮,激動的說到:“叩見君上,君上尚在,我天界有望了!”

    桓因把二人扶了起來,由墨離說到:“唐逸聽說君上登高一呼,要去與羅決戰,便帶著自己的人過來了,我們又壯大了!”

    桓因望向玄武,玄武會意,呵呵一笑,說到:“之前都在說些不高興的了,其實君上,你走以后,我們這邊卻是不斷有好事發生。”

    “那天你登高一呼,要與羅一戰,這個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讓隱藏在須彌山中的故人們都知道了。他們等著一天等了太久,于是在這一個月之間,不斷有像墨離和唐逸這樣的老將帶著麾下殘部加入到我們的陣營之中。不僅僅是我們這里,東西方兩個大天也不斷有人加入。現在的我們,已經又比從前強大了太多!”

    這個消息倒是當真振奮人心。要知道,這些故人當年都是桓因的得力干將,他們不但個人實力強悍,更有著豐富的帶兵經驗,有了他們及其麾下部隊的加入,桓因一方會變強太多。而最關鍵的,是他們經歷了那場變故的洗禮,逃過了羅的追殺,能夠如今毅然選擇回歸。他們的忠心,無人可比!

    那天小聚以后,桓因去看了一眼白奎。當初他把白虎丹交給了白奎,白奎服下以后便陷入了沉睡。不過桓因發現,白奎到現在也還是沒有醒來,依舊在沉睡。只是在她的身上,一股屬于白虎護法的氣息卻越發的強烈起來。或許,一個新的白虎正走在降臨的路上!

    然后,桓因和東皇鈺兒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全力投入到了搭建三大天傳送部隊的通道之中。對于他們來說,時間已經是遲了,而且搭建還不知道又需要多少時間。雖說舊部的不斷回歸對于他們來說是天大的好消息,可壞消息是,羅絕非等閑,更何況,一個獲取了界力的羅,他朝北方八天派兵的速度是不是也會加快?

    時間,依舊是北方八天大戰勝負的關鍵。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